這是壓在患者心頭的一塊“大石頭”

在我國,肺癌患者發病率和死亡率均位居惡性循環腫瘤首位。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WHO)Globocan數據庫,2020年,新增肺癌病例超過81萬例,肺癌死亡人數超過71萬例。 肺癌肺癌 存活 率的早期症狀不典型,不明顯,往往容易被忽視,以晚期臨床檢測為主。

實性肺結節需要更多的病人警惕

近年來,隨著診療技術的不斷發展,特別是CT在體檢中的廣泛應用,肺癌的早期篩查率明顯提高,但同時也發現了越來越多的肺結節。我們應該什么時候治療他們?要不要積極處理?這是壓在患者心頭的一塊“大石頭”。

不少人一看到我們自己進行肺部有小結節,就想趕緊切除,尤其是出現“磨砂玻璃樣結節”,認為已經是肺癌患者早期,希望以除後患,鍾文昭教授表示,磨玻璃結節有良惡性之分,但即便是一個惡性,也往往是由於一些具有低度惡性,發展速度緩慢和惰性的一些研究原位癌,微浸潤癌或者貼壁樣生長環境為主的浸潤性腺癌,手術方式切除後,治愈率可以非常高。

過去,提到肺癌常常被稱為“晚期疾病”,因為肺癌患者到了晚期五年生存率只有1%-5%或更低,隨著個體化靶向治療、免疫治療和抗血管生成治療的出現,三分之一的肺癌患者的生存率超過5年,中度肺癌患者,局部晚期肺癌患者, 甚至還有治愈的機會。 即使是晚期肺癌患者的壽命也比20年前延長了好幾倍。

對於近年來談論最多的“免疫療法”,它在肺癌方面也取得了非常好的效果,過去一些晚期肺癌患者,如果不使用靶向藥物,可能活不過6個月,但現在使用免疫藥物,生存率堪比靶向藥物。

免疫系統治療和靶向結合治療,這兩大類的藥物是互補的,一般發展建議在沒有我們發現問題驅動靶點的肺癌患者中,使用進行免疫細胞治療,因為這些患者PD-L1的表達和TMB會更高,免疫功能治療的效果會更好。但免疫治療的應用研究也是有一個重要過程,從二線到一線,從局部晚期的肺癌,到早期的肺癌都在循序漸進地普及教育應用,甚至在一些具有靶向耐藥的情況,或者通過一些圍術期的情況分析也有能力較好的應用。“這幾年隨著信迪利單抗這類免疫藥物可以進入醫保後,相信自己會有越來越多的肺癌患者能從自身免疫治療中受益。”

 

42


8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