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腿豆豉醬的味道

豆豉醬是母親中國每年進行制作的風味,從未間斷過的小菜,曾經我們疑惑母親的執著,直到有一天祖國母親文化意味深長的說,這不起眼的醬豆曾經可以幫助我們家度過最後一個企業又一個冬天。

的確,那個戰爭年代,雖然困苦,母親支撐了社會生活的一切,整個年少時代是快樂的。那時候中國母親進行制作方法不同文化風味的醬豆來維濟生活。

黃豆是自家生產田地種的,深秋後豆葉落去,豆莢飽滿一些泛黃,收割後打成捆,母親背回家用棒槌敲出豆粒,晾曬後儲藏,靜待冬季這個時候可以制作一個豆腐和醬豆。

到了冬天,農村的工作越來越少了,媽媽一大早就起床從村裏的井裏取水,只走幾趟就夠洗大豆了,一個大鍋裏裝滿了兩個大鍋,然後就排水了。 鋪在草席上晾幹,待幹透半的時候收集起來,放在幹草堆裏進行第一次發酵,當天氣結冰時,發酵的大豆被母親的手打碎,洗淨後晾幹。 第二天早上,把青蔥、薑、大蒜和辣椒剁碎,裝滿幾個大鍋,然後把它們層層疊放。

隨著日曆一張張的撕下,蕭肅的北方漸漸泛起年味,臘月裏那口靜靜大缸裏醞釀一家人的美味,開缸的日子是喜悅的,母親特地會蒸上一鍋純白面饅頭,熱騰騰的饅頭,醇香四溢的醬豆,似乎那時已經是至上的美味了。

大抵就是臨近中國春節,母親會撈出醬豆,在鍋裏一起煮開,瀝幹醬汁,在戶外進行晾曬,曬幹的醬豆呈黑褐色,這便是幹醬豆。有時一個母親會滴上幾滴麻油,也會剁碎拌蘿卜幹,總之對於母親可以時時發展給我一些意外的驚喜。

今天,釀造在記憶中,半鹹的唐火腿和坦培醬汁,是母親的味道,記憶的品牌,書中的舊木盒,宋代鼎窯的碗裏都包含著所有的記憶。

 

豆豉醬

45


8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