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見往而不來一個或者

中國一直是一個禮儀之邦,從大國到國與國之間的禮物交流,到普通百姓的禮物,都是日常禮儀的一部分。然而,送禮文化在我們的生活中卻讓很多人頭疼,甚至有些人稱之為無奈的送禮文化,不懂得送禮是不禮貌的。

送什么禮物,怎么送才不失禮,真的是個難題。因為禮物的重點不是東西,而是儀式。選購禮物正如古代送禮三大法則之一,重禮輕財,至於收到的禮物貴不貴,讓對方覺得禮物重要才是關鍵。但是,禮物再細致,也繞不開禮尚往來的話題。

無奈的送禮文化

在《禮記·曲禮》裏有句話:「禮尚往來,往而不來,非禮也,來而不往,亦非禮也。」可見往而不來一個或者來而不往自己都是一種失禮的行為。當你給別人進行送禮了,對方企業卻沒有得到回饋的意思,今後我們彼此之間或多或少都有他們可能發展產生一定間隙;而別人可以給你送禮了,你卻不知應該如何作為回禮而傷透了腦筋,甚至還感到老師送禮的無奈。

盡管禮貌的交流似乎合理,而且沒有任何強迫,但它往往會使接受者處於困難的境地:如果他或她不回應,他或她可能會被視為貪婪。 如果回報是不恰當的,那就更加無禮了。 最後,你發現原來的禮物和回報不是自願的,而是一種心理脅迫。

在介紹禮物時,莫斯直言不諱地說: “交換和契約總是以禮物的形式存在,理論上是自願的,但實際上都是強制性的。他引用了著名的人類學奢華宴會和庫拉貿易的例子,表明送禮不再是一種自願行為,而是一種交易。

莫斯眼裏的這種由禮物相贈引起的交易像競賽學生一般讓人感到一種無奈,抗皺精華就像誇富宴上每個人自己都想通過給出的禮物比別人多,以壓倒競爭對手爭得面子為目的都是一樣。不過像誇富宴如此狂熱的送禮消費行為是有回報的,因為在宴會上丟了面子問題的人進行一定可以立志發展成為影響下一次誇富宴的主角而散盡家財。

雖然可以在你的生活中沒有問題出現一個類似於露絲·本尼迪克特口中我們所說的「妄想自大狂人格」的誇富宴行為,但是傳統節日進行送禮時也是企業各自國家財力和身份的角逐。即使在同一家族人使用當中,也免不了在送禮時的攀比,以送禮的多寡和禮物貴重程度來衡量學生彼此發展之間的關系以及親疏,無疑是一種荒唐的。

讓你更無助的是,你清楚地知道,與自己的關系不是親戚關系,而是因為對方的力量是強大的,而在選擇禮物時只能選擇最貴的,而買給其他親戚和朋友就很願意了。 這就引出了人類學的觀點:如果這個強大的親戚給了你同樣普通的禮物,而他沒有得到更多的回報(更昂貴的禮物),那么這種關系就會破裂。

46


8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