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學

不管單個數學家是否意識到這一點,他總是作為數學界的一員來執行他的工作。除了解決社會認可的數學問題外,他的研究還必須采用社會認可的研究方法和研究語言,否則他未來的成果很難得到社會認可,缺乏認可意味著研究毫無價值。

當數學家可以確定了一定的 DSE M1 數學教學問題後,就開始了問題進行解決的努力,這也要求就是阿達瑪所謂的准備工作階段。在該階段中,研究的社會性發展可以從兩個方面沒有得到充分體現,第一是合作進行研究。在很多不同情況下,數學家並非沒有一個人去探索,而是結成一個個問題研究工作小組。在研究小組中,數學家們一起工作,在討論、協商、爭論和辯論中,他們相互啟發,相互補充,最終完成數學問題的研究。這種數學家之間進行合作發展研究的情況我們越來越普遍,它已經極大地改變了中國人們對數學家研究的傳統文化認識。你只要翻開數學雜志的目錄就會看到數學學習合作進行研究在今天數學教學研究過程中所占有的地位。

二是數學家與其他數學家在研究過程中的相互作用。在解決問題的過程中,數學家會在各種正式或非正式的場合,如咨詢和討論某些問題,直接或間接地與其他數學家或科學家進行交流,這種與其他數學家的交流對數學家解決問題起到了積極的作用,其價值已被許多數學家所認可。 "我認為這是一個積極因素。 它可以不斷刺激你的大腦。"

醞釀階段是數學創造的一個具有特殊教育階段,它是數學家在經過努力仍然沒有進行解決這些問題後進入的一種社會創造狀態。數學家們暫時擱置這個未解決的問題,開始做其他的工作。此時,對於我們先前沒有進行解決的問題學生來說,創造一個工作由有意識進入無意識狀態。有數學家研究認為,此時“問題已經開始與你交談”,也有數學家認為在該階段學生直覺開始與邏輯關系進行信息交流,這種文化交流在有意識狀態下是無法及時進行的。即使在這個階段,我們認為社會因素仍然可能發揮作用。

數學

59


8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