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工能量:沒有日本機床,中國高端制造將一事無成?

“工業母機訂單排到明年3月,工人三班倒都無法滿足市場需求”,在央視鏡頭下,國內機床廠商抑制不住內心的愉悅,為了實現迫切的市場需求,他們甚至決定蓋上更多的廠房。“大而不強”曾是中國機床的代名詞,為了打破“低端大戰、中檔爭奪,高檔淪陷”的aluminum machining service魔咒,大家花費了七十年。

機床是工業母機,是制造機器的機器,小到螺絲釘,大到航空發動機葉片,都要機床來加工。這是裝備制造業最普遍、最主要的基本加工工具,是名副其實的“國之重器”。在政府的相關文件中,機床被列為關鍵核心技術,排到新材料、高端芯片以前。可中國至今仍在“高端機床”的門口徘徊。

原機械工業部副部長沈烈初,曾發布一篇文章,名為“中國裝備制造業‘短板’在哪裏”,內容提及:“南京某機床廠研制的五座標聯動的珩齒機床,水准reaction injection molding較高,但其數控系統、作用部件、液壓元器件都是進口商品,占有總成本達到60%”。文章還指出:“機械產品由上千種零部件構成,假如關鍵工序出了問題,就可能給整機造成影響,甚至造成機毀人亡的慘劇”。

某發表的名為“中國裝備制造業‘短板’在哪裏”的文章

在下意識認知中,中國早已是第一大機床生產國,也是第一大機床消費國。2019年,國內機床行業產值194億美金,占有全球市場份額達到23%,此外,國內機床交易額223億美金,占有全球市場份額超出27%。可在這類攤大餅式的“虛榮性”表象下,整個行業承受著“虛胖”,龐大的規模只是在為外資“輸血”。

今年10月,《證券時報》刊登報道,分析國內機床訂單猛增的原因,內容除了提及海外疫情倒逼制造業回流,造成國內企業需要更多的機械設備,還指出國內機床的核心零部件對外高度依靠,自給率不到10%。在高端數控機床行業,關鍵零部件直接關系加工精度,為了確保整機的質量,顯示屏、感應器、伺服電機都要進口。而昂貴的進口部件,縮小了整個行業的利潤。

中國關鍵弱點止步不前,海外研究機構早rapid tooling就心裏有數。中美貿易戰拉響之初,《日本經濟新聞》就刊文強調:“華為手機1631種零部件中,來自日本的高達869種。與中國出口消費品相比,日本為全球出口原料、關鍵工藝、關鍵零部件,就連美國的軍用部件也要從日本進口”。不可否認,在所謂的“日本經濟停滯20年”期內,日本制造業根據“轉型發展”、“修煉內功”,完成了向高檔細分產業的成長。

36


868